主页 > 国内 >

鹤峰新闻

【长安·说书人】当时星辰在,不见故人归

????

只等故人归

老酒几杯

青竹板凳


浊酒染红颜


Hello??Stranger


这里荒芜寸草不生

后来你来这里走了一遭

奇迹般万物生长

这里是我的心

——公子宇

某过长安,遇一说书人。
人都已离场,我坐在角落,面前一杯已凉的茶。
他轻轻敲了敲我的桌面,一撩衣袍在我对面落座,拎起茶壶,泡满一杯,碧螺春的味道在别无他人的茶座中弥漫。等茶再凉了,他的故事也该说完了——

故事的主人,是将军之后,二八年纪的姑娘。姓姬,名无欢。她的祖爷爷是开国功臣,功名赫赫,到她这一辈,只她一个后人,父亲为了支撑门楣,从小就把她当男孩子养,将来,是要上战场的。
在位的皇帝政绩平平,弑父杀兄夺来的帝位,总是坐得不那么安稳。于是常年累月的,对民众中声望极高的将军府起了杀心。暗害去了无欢的父亲,将不过及笄的姬无欢封了个名存实亡的镇北将军,一纸调令,扔去了漠北自生自灭。
长天落日,万里黄沙,比起京城的软玉婀娜,雕梁画栋单调了不知多少。
但马车里的人闭着眼,这上千里路,她走得可真是艰辛。也不知这一路上,处理了多少皇帝派来的杀手。本来是闺阁女儿无忧无虑的年纪,她却早已明白,自己的责任是什么。她是将军府的人,她要活着,活着回去,活着报仇。
姬无欢睁开双眼,掀起车帘。落日的余晖折射出黄沙的颜色,像高堂之上的九五之尊头顶的金冠,耀眼地阴冷着。
车轮吱呀吱呀的响,副帅和等候已久的将士恭敬地迎了上去,众目睽睽之下,从车中走下来一个娇小的人儿。众军士齐刷刷仰起脖子,却没看见预想中高大威猛的人,登时议论纷纷,莫不是这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,是他们几十万大军的统帅?这皇帝怕不是老糊涂了,怎么能把军营当儿戏!
那女孩却目不斜视,径自走进了将军府,将那些窃窃私语和不堪的言论甩在身后。副将的眼神略带同情地看了一眼她,慢走两步,苦笑着看了一眼手底的众将士,低声道:“她姓姬。
??姬?她来自姬府?传闻里那个军中的不败神话?为他们大晟国开疆拓土、保家卫国的姬家!那是多少男儿只一听就会热血沸腾的名字。胆大的上前两步,问道:“那她怎么会......”副将听闻这话,眼神又苦了几分,无奈的摇头,缄默不言,只伸出食指指了指天。其中意味,多少辛酸。
他们的圣上,坐在王座上高枕无忧,却要对昔日的功臣赶尽杀绝。所有人沉默了,沉默地看向紧闭的朱红色大门。明明还是燥热的天气,却没有来心头一寒。这么小的姑娘,如何能挨得过这般恶劣的环境,又怎么斗得过这无边皇权?
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,那样娇滴滴的小姑娘真的会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和他们一起训练,跑步跑到接近昏迷也不喊一声累。哪个姑娘家不爱护自己,她却宁愿在太阳下晒到皮肤脱水,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印子也不愿意去休息。她说,我不能负了我的姓。
他们起初是怜悯,怜悯她小小年纪不得不负重前行;后来是心疼,像心疼自家的小妹妹小女儿一样疼着;再是愤怒,怒那万里之隔的皇帝;最后是尊敬,不是敬她的姓,只是敬她而已。
姬无欢甚至都以为,自己生来的宿命便是如此,注定了如同这大漠一般孤寂。她不需要怜悯,她只需要变强,强到能保护好自己,强到能保护好姬家。
?她以为自己已经牢固得像铜墙铁壁,却不曾想,只他一眼,所有的防御都分崩离析,湮于到漫漫的岁月长河里去了。
?
岁月忽已晚。
一晃四五年就过去了,大大小小的战役,她像浴火的凤凰,在无数英魂的祭奠和血色盛宴中成长,姬家人,必不辱我之姓。她的名望,在军中直逼姬步天,甚至名震皇城,以女子之身,成不败之名。她站在多少人倾其一生都只能望尘莫及的高度,只是终究有人,无法更加容忍。
那日有人来报,在边境发现一个男子,怀疑是敌国的奸细,便差人绑来了将军府。
他踏进正厅,恰巧她一身戎装回首,看见刚刚踏过门槛的他,有一瞬间的怔愣。未曾想只一眼风光霁月,半生荣光便方开即谢。
是谁看进了谁的眼,又是谁拨动了谁的心弦。这里哪有什么小桥流水的初见和誓言,千回百转的眼神不属于这样旷远的大漠,他们的眼神是简单的,像这辽北之地的太阳,浅浅一勾的样子。但又是炽烈的,只是于芸芸众生中惊鸿一瞥,就愿意为之飞蛾扑火般去爱。
?很久之后,姬无欢再想起这一日的程苏,想起他看向她的,无悲无喜无忧无惧的眼睛,想起他与这大漠格格不入的一袭白衣。才了悟,有些戏,只要一入,便已深陷其中,再也无法出局。

醉卧风雪间

zui wo feng xue jian

Hello???Stranger

?

东邻西厢锣鼓响,南来北往看浩荡。儿女情长奈何乱世多凄凉。
台上还在咿呀地唱,她的眼却只出神地盯着他的侧颜。她请了戏园子来了将军府,这漠北之地还是头一遭。只为搏他一笑。她想起古时为搏美人一笑戏了诸侯的纣王,程苏就是她的妲己。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古时那么多美色误国的故事,哪个君王不愿见到自己心爱之人倾城一笑?有的,那是帝皇,不是丈夫。
她看程苏,程苏也看她,轻轻地看,看她撑着下巴呆呆地看着他,他看到她年轻的面容上不是流露出来的迷茫和忧伤,眷恋和失望,他忽然心脏一紧,想将她揽进怀里。他袖中的拳握紧,强迫自己忽视掉心底一丝丝心疼,这个世界上,他是最了解她的人,她的家世她的经历,他都知道,所以才会心疼。但他不能,不能心疼,他必须狠下心,这样,那个人才会有救。
他勾起了嘴角,弧度惊心动魄。她别开眼不去看他。

公子一笑荒唐。
夜色下,行军篝火旁。星光大盛。
她一身戎装,篝火对面坐着依旧不染纤尘的他。隔着火光,副将聊起天,谈起前不久上任的兵部尚书,是当年的文武状元,聊到他年少成名,聊到他青梅竹马的姑娘,聊到他对她一往情深。她笑着问,怎么个一往情深?副将有些感慨,说那是京城李家的小姐。
李家?她一愣。那个因为造反全家入狱的李家?是啊,副将告诉她,那兵部尚书听说之后,在金銮殿前跪了三天三夜,也不知是答应了皇帝什么条件,皇帝答应他暂留李家人一命。她又笑了,声音有些清冷,可是,再过两天,就是李家人的行刑之日了啊。副将摇摇头,也不知道那兵部尚书有什么神通,还能跟阎王爷抢人。副将嘿嘿笑了两声,也就只有将军的命,才敢跟老天爷斗一斗。对面程苏的身影在火光后有些模糊和扭曲,看不见他的手轻轻颤抖。她垂下眼,是啊,只有她的命,才值得老皇帝放那李家一马。
?
夜色深邃得如同谁凝望的眼神。
她躺在河边的草地上,白衣的男子也不知在河边站了多久,也不知道是谁忍受不了这样的沉默,他开口:“这一仗,会赢吧。”她坐起身,随手拎起身侧的酒坛。一口入喉,她定定地看进他的眼睛里,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样,他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,却见她迅速地移开眼,笑着躺回了草地上,她吊儿郎当地叼着一根草,漫不经心地回答他:“赢不赢又如何,百年之后,不都是一抔黄土?”他闻言自嘲一笑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出神地凝视着满天星光,长风从遥远的南国而来,带着能逼走盛夏的寒意,吹皱了他一袭白衣,身前半顷湖水。
?
“阿苏,”她突然出声喊他,“如果我死了,帮我带句话给爷爷。”他皱着眉回头,她闭着眼,没有看他,黑发散在草地上,像是干涸的血迹。“......孙女不孝。”他的身形晃了晃,却还是很好地掩饰过去。“阿苏,”她睁开眼,眼神晶亮地看着他,“我若能活着回来,你娶我可好?”他的面上掠过一丝复杂和不忍。还没等他回答,她已经重新闭上了眼。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?
他沉默了很久,最终狠狠的扭过头。草茎被她咬碎成一条一条,草汁顺着唇角倒灌进喉咙里,苦的她差点落泪。

白衣公子藏剑去,红衣美人何苦来。
?
这一仗,她赢得惊险。黄昏的颜色很美,一如她初来大漠之时。她遣了所有人回去休整,苍茫的黄沙上,只她一人提着缨枪,披着万顷霞光,最后一次,也是第一次,能好好欣赏这样的大漠景色了吧。
?
刀尖刺穿她的胸膛,她缓缓低头,瞧了瞧洒在黄沙上的点点血花。又缓缓抬头,瞧了瞧远处即将消弭的辉煌,轻笑出了声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?
她没有回头去看那暗算之人,只是伸手解下血迹斑斑的头盔,将长枪狠狠地刺进眼前的黄沙里,呼一呼气,胸前便传来刀割似的疼。“你这么久不来,我还以为你回心转意,不打算取我这条命了。毕竟,你的武功那么好......是吗,程苏?不,应该称你苏尘了,尚书大人。”
?
不必回身,也能感受到身后之人的惊诧,从微微晃动的影子里。她竟然早就猜到,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吗?那她怎么会放任自己留在她身边?有那么一刻,程苏多希望她永远也不要转身,最起码,他可以否认,否认程苏就是苏尘,奉了皇命来取她首级的兵部尚书。
?
但事与愿违,她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子。她一身破铜烂铁污浊不堪,他一如初见光彩照人。也只有李家小姐才配得上他吧,也不负京城之人所谓郎才女貌。她不恨,也没有什么被欺骗的愤怒。最起码,在他还是程苏的日子里,她真真切切的欢喜过。既然如此,又有何憾事?
?
她看他的眼神平静地没有一丝波澜,就像那日醉酒后她提起自己的经历时那样平静,没有心碎,也没有神伤。只是回到了他好不容易才把她解放出来的那个世界里。他现在甚至期盼着,她打他也好骂他也好,但求不要像现在这样,陌生、疏离、防备、倦累。她开口想要说什么,晃了两下,还是无力地闭上眼睛,向前倾去。他的双手还未经过思考,就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。这次他终于听清,她想说的究竟是什么。她说:“......阿苏,拿我的命,去救她……”
这是她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。
?
他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跪坐在黄沙里,很久很久。直到夜色吞没大地,全世界的风和悲伤一同降临。他才起身,抱着她已经冰冷的身子。“欢儿......我不要她,我想你回来......你回来,我娶你,我娶你啊!”无人应答,只余满天星光,不知人间悲欢离合,耀眼依旧。
大漠的风刮了许多年,像是永远也不会停下,永远也不会后悔。
说书人放下茶盏,转身就走,我轻声喊住他。“这是茶钱。”他转过身,我可以清晰看见他微微泛红的眼眶,我把丝绢递到他手里,“这是她留给你的。”他的视线挪向丝绢角落那个绣工粗糙的尘字上,“舞刀弄枪的人,终究还是学会了女儿家的玩意儿。
“她爱你,到死。”我拍了拍衣角,起身告辞。他恍若未闻,只是死死地攥着那张泛黄的绢,依旧是一袭白衣,时光流逝无力的苍白。
出了茶馆,今夜依旧是满天繁星,就如同当年一般。?
后来,听说城北的茶馆关了门,说书人也不知去向;后来,很多年,我都再未曾踏足长安。

注: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本平台所有,

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挪用,侵权必究

往期精彩回顾
此生唯恨与卿识,无缘与卿共相思
|故事墙| 我心疼的姑娘啊,终于变成了别人的新娘
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, 世人千万只择一人终老。
|故事墙| 姑娘,不要“轻易”陪一个男人吃苦
今生许下的地久天长,只求来生再续前缘
|故事墙| 你是年少的欢喜,也是余生的甜蜜
你若要这霞衣凤冠,我便为你易主江山。

唯美古风文字

你眼中是江湖,我眼中是你

| 小编微信??/?hy801413

| 小编QQ??/?990726408

|?QQ粉丝群 /?486878222

|?QQ投稿群 /?720828273


我希望我是个太阳可以永远温暖到你的心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ciliduo.com/0okq0e/400473-436787-38376.html

发布时间:00:15:40

贵阳宁波港??馆陶伏羲女娲图??晋江生物科技??德阳南海诸岛??伊犁垂直森林??河池全球变冷警告??江苏权色交易??玉溪职业装??商洛雪佛兰??芜湖排球??

{相关文章}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????
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说起来这对夫妇是时代和市场的既得利益者,却在嫌世界配不上自己,痛不欲生要毁灭一切呢。看来是钱来得太快,吃得太饱了,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。

——遇言


上海刮台风,刮出了一位脑路清奇的女子。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张晓晗,出生于山东济南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,中国内地女作家、编剧。个人作品有长篇小说《女王乔安》

本来么,出不去门、屋子进水、马桶堵塞、物业休假、老公不管,赶上这事是挺闹心的。

如果张晓晗女士好好叙事:

千辛万苦攒钱买了个房,建筑质量有问题没人管,现在马桶一直往外井喷,台风天叫我可怎么办啊。

本应得到大家的同情。

结果张晓晗非但没有得到认可和同情,还被慈父和菜头怼到删微遁走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张晓晗的微博原文,据说这叫精英白莲花疼痛文学
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Top5的人类精英

张晓晗被群嘲后,其先生周鱼怒斥网友是仇富的屌丝(周先生,通马桶怎么没见你这么用力)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周鱼微博

然鹅,因房子问题公开诉苦的,张晓晗女士不是第一个,但只有她被骂上了热搜

2011年的时候,李念就在微博上吐槽过新买的房子严重漏北海新闻_今日消息水不说,还没热水、没暖气,地砖坏了也没人修

那一次,李念得到了普遍的同情,连潘石屹都帮着她说话。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李念微博及回应

这一次,登上热搜的“贵妇”张晓晗又是因为啥惹了众怒呢?

首先,张晓晗女士是这样哭惨划胖的:

我受过高等教育,懂得人情世故,竭力保持身材,仔细垃圾分类,没有包办婚姻,然后呢……住着小两千万的房子,做着人类精英的工作,过着所谓TOP5的生活,闻得出别人身上的地铁站味道了,和那些暴雨中奔波的人不一样了,其实什么也没改变。

看完这段话,遇言姐的反应是——这是扯啥呢?

马桶堵了跟保持身材、垃圾分类、包办婚姻、人类精英,有个毛关阿娇博客_今日消息系啊。

话说看到“人类精英”这个词我也是虎躯一震,你是跟着袁隆平去种植水稻了?还是跟着屠呦呦提炼青蒿素了

然后谷歌告诉我,这位91年姑娘是个作家+编剧

绰号是“凭着长腿瘦胸带领少先队员打天下的银河系少先队大队长”(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)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她那个老公周鱼,说是啥文化公司的总裁,也有人爆料曾经是开夜店的,微博认证是:情感大V、 故事红人、好物发现官,写过一本《全新颠覆式概念诗集》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张晓晗已上映的3个剧光看名字就很蛋疼,在豆瓣上评分4.1到6.0,画风是清一色的霸道总裁爱上我

遇言姐自己不吃这一口,问了一下公司90后的小朋友,也都说不知道、没看过。

就这,已经过上Top5的生活了,不知是人类精英的标准太低,还是国内影视圈的钱太好赚

各种奇形怪状、话都写不通顺的人都敢说自己是作家

其次,张晓晗女士是这样解决问题的:

我拿起电话打给物业,不管多大雨,如果十分钟后不让人来帮我通马桶,我现在就报警,报警解决不了,周一就找人揍楼管,然后我们各找律师,我一定倾家荡产搞死你们这些人。

看完这段话,遇言姐的反应是——公开场合扬言要揍人,你的法制意识哪去了

你在美国喊这么一嗓子,搞不好就直奔拘留所了。

犹记2003年时,在泽西史蒂文斯理工学院就读的博士生翟田田,因为在电话中对朋友声称自己要烧掉学校而遭逮捕

他解释说自己只是打个比喻,但仍被关押了4个月后遣返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翟田田

当时,控方提出的起诉是“恐怖威胁”

遇言姐也亲历过有朋友吵架时用词过界,被判处不得进入对方半径200米的距离

就这,张女士还牛X哄哄地声称要请律师战斗到底,真该感谢宽容的中国社会给了她撒泼的空间。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高贵冷艳的中产,是这些年的特产

张晓晗的发微称,自己不是不知道人情世故,雨天宁可饿着也不点外卖

遇言姐说,您不会自己做饭吗,台风天也不备粮么,你确定这是懂事而不是傻?

她老公周鱼特别给力,加了一句:“张晓晗是有悲悯之心的善良人,能自己打车就不麻烦我的司机。”

遇言姐说,我还会倒公交、骑小黄呢,再不行我步行......我骄傲了吗?

这两口子真是了不起啊了不起,通过雨天不点外卖、能打车不麻烦司机,深深表达了对底层人民的体恤和共情。

作为一名编剧,张女士看完金棕榈获奖影片《寄生虫》,思考的不是如何建立良性的共生关系,而是把片子当成晋升上流指南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电影《寄生虫》剧照

感慨自己是总裁本裁:

也能闻得出别人身上的地铁味了,和那些暴雨中奔波的人不一样了。

可惜啊,人家付出了这样多却没有得到和身份地冰霜之镰_今日消息位相称的服务,难怪要一边拿揍人威胁物业,一边骂网友是仇富的屎壳郎,完事还要给自己贴上悲天悯人的金。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被网友踢爆抄袭实锤后,张晓晗不再恋中央干部_今日消息战:我现在说什么都不对,先隐形啦

要说middle class在西方是体量最大的群体,没见过哪国的中产如此急于撇清于人民的。

遇言姐在加拿大生活时,占地四英亩的豪宅之家,照样备着全套维修工具,当老公最喜欢炫耀自己周末会逛The Home Depot、会做木工会补栅栏,是一个Handy man (会干活的人);能源公司老板家白富美,穿上大头鞋就上房补瓦,说从小就帮家里人做家务尤其喜欢修缮

就是我自己,家里各种通马桶的设备和药剂一应俱全,还有那种巨大的橡胶手套。

我一直长发,浴室的下水是常常被头发堵,那就是自己动手,每个月通浴室下水。

一来西方社会人工很贵,上门一趟就是200刀起;

二来你打半天电话也未必能立刻有人来上门服务,真要请个电工,找个水管工,那是要预约。

还有外卖的事情,我在加拿大几乎就没有用过外卖。

一来,饭馆的饭菜本来就很贵,加上外卖费再加上给送外地小哥的小费,差不都又多出20几大刀了

二来,家家都把回家吃饭当成一种正常,今天晚上做了,明天还可以带饭盒去公司,公司的同事每到中午就围在一起一边吃带的家常菜一边聊天,气氛也是好得了不得;

三来,不但做饭是一种正常,连做甜点也是一个家庭的门面。孩子过生日,母亲自己做的生日蛋糕、小杯子蛋糕、巧克力蛋糕棒棒糖,那是比你买各种甜点要风光得多了。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在一个小型社区,比如我们中亚国家_今日消息小朋友的幼儿园,谁家妈妈会做蛋糕,那是会被其他小朋友羡慕的。

就我这样天生笨手笨脚的,还逼自己照甜点配方,买了各种模具,用了一个星期下班时间,给小朋友做出一整个甜品台的甜品。

甜豆8岁生日的时候,在生日Party上和其他小朋友说:“我妈妈是会做蛋糕的,她还会做杯子蛋糕,她还会做Pizza, 她还会做棒棒糖……我5岁生日的所有蛋糕都是她自己做的。”

我当时面带尴尬地对周围面带惊讶的父母们说:

“我现在什么蛋糕都不做了。”

当然,我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加拿大都不敢说自己是Top5的人群,尤其在加拿大,你要是Top5 是要上一半的所得税的,好吗?

遇言姐这样的工薪阶层,虽然每件事情都要亲力亲为,但是记得生命的每一个账单,记得生活中的每一个时刻。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现在在中国,先不说自己是什么阶级,确实不用自己做每件事情,但是我常常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掉。

更不要说孩子的家长会,还有给父母打电话问候这样的事情。

那么生活到底是什么……《寄生虫》到底在说什么?

要说是中国目前仍然还算廉价的人力成本,让高贵冷艳的中产生活在《小时代》的幻觉里,觉得通马桶、换灯泡这种低级、耻辱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高端的自己身上

张晓晗夫妇这样的“人类精英”,如果放到国外既不可能过上top5的生活,也不可能有物业在台风天去给他通马桶。

俩口子真该感谢中国社会让抄袭起家的18线编剧大赚四方,感谢中国的天津奔驰_今日消息物业人员被他恐吓一下就冒着台风去修马桶了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
扬言揍人、涉嫌抄袭的张晓晗,真应感谢市场养活了她

▲一些抄袭“实锤”

说起来这对夫妇是时代和市场的既得利益者,却在嫌世界配不上自己,痛不欲生要毁灭一切呢

看来是钱来得太快,吃得太饱了,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。

高贵冷艳的中产,是这些年的特产。

急慌慌用品牌、学历、房子、车子,甚至口红,建起一道门槛,将自己与普罗大众隔绝开来。

这种不遗余力地强调,更代表某种补偿心理。

就像网友说的:“能闻出地铁的味道,说明自己以前也是挤地铁的。”

别这么快忘本,行么。

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


-END-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